官方网站

示例图片三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建筑人生

【我与改革开放四十年】征文选登: 且以改革度芳华

2018-12-03 16:02:41 官方网站 阅读

且以改革度芳华

/王龙 (投资事业部)

1978年,我5岁,天天跟在上小学的哥哥姐姐身后蹭学,学会了不少拼音、汉字和红太阳歌曲。刚刚经历十年浩劫的中国,满目沧桑,百废待兴。“清贫、洁白、朴素”的生活是我儿时最深刻的记忆。我家八口人,住的是三间瓦房,吃的基本是红薯和玉米,很少有米饭,一盘野菜或苕梗,也难得见到一丁点油。哥哥姐姐才有穿新衣服的机会,等他们衣服穿不下了,我们弟妹几个就接着穿。

父亲是村长,天天带头出工挣工分,天地间总有一幅幅热火朝天的劳作场面。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,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是那时真实生活的写照。秋收季节,每家按人头能够分到数量很少的稻谷和小麦,那几乎是全家人一年的口粮。对于正在成长中的我们兄弟姐妹几个,粮食远远供不应求啊!吃顿饱饭是奢望,吃餐鱼肉像过年。于是,我从小就心生伟大理想:考上大学,走出农村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我们的作文中开始频繁出现了“十一届三中全会”的字眼,大多在写改革,在写开放,在写农村的变化。村里装上了电灯,分到了田地,吃到了自家种的水稻、小麦,家里开始养猪、养鸡。但是,由于农村经济基础落后,而且家中人多粥少,日子虽有好转却依然艰难。

1988年,我十五岁,初中毕业。为了给我、给弟弟妹妹上学提供条件,姐姐辍学到电站上了班,哥哥当了兵,我也写出了人生的第一副对联“哥姐投笔从戎强祖国后盾,弟妹励志求学争文坛先锋”。说来有点自私,本来我是可以念省中专的,这样可以尽快就业,减轻家庭负担。但是我选择了上高中,我要圆我的大学梦。没想到,在我圆梦的时候,弟弟为了缓解家里的经济压力,含着眼泪退了学。

上大学,是弟弟送我到的学校,然后,他带着我的高中毕业证去了广州,打工挣来的微薄工资,全部给家里缴了我和妹妹的学费。

1998年,哥哥转业,我和妹妹相继参加了工作,弟弟赶上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,在广州混得风生水起,家中日子逐步好转。需要特别说明的是,我当年自愿放弃去深圳、厦门两个特区工作的机会,选择了上海浦东,成为浦东大开发的第一批建设者,亲眼见证了浦东从一片荒凉发展成为上海最繁华的都市新区。

2008年,中国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,中国开始迎来了经济发展繁荣稳定的黄金期。这种繁荣直接惠及到中国的每一个乡镇、每一个家庭,农村不再愁吃愁住愁学费,日子直奔小康而来。村里通了水泥公路,家家盖起了楼房,自来水、洗衣机、热水器、闭路电视、移动电话进入了各家各户,小轿车也开始多了起来……

2018年,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在老家完成了全覆盖,青山绿水掩映着一座座漂亮的民宅。每次回家,我总是恋恋不舍,心里在想,这是我当年立志要走出的农村么?父母不愿搬到城里和我们同住,说做梦也没想到农村发展这么好,这一代发展这么好,要感恩,要知足,要感谢改革开放,感谢党和政府!

时至今日,改革的巨轮稳步推进,开放的脚步继续延伸,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理论已经深入人心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高蹈宏阔,蹄疾而步稳;农村进入城镇化,农村人不再如我当年,不再把走出农村、走向城市当作唯一的出路。“绿色发展”已经成为当下中国城市农村共同的发展理念。

回顾伴我成长的四十年发展岁月,我亲身经历了从贫困到今日的幸福生活,亲眼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。有诗云:少年立志闯天下,寒窗苦读度芳华,改革开放遂人愿,中国梦圆千万家!

  





Powered by 中建三局二公司  ©2017-2019